秦岭深处铁路民警的“跨年夜”

中新网西安1月1日电 (记者 田进 通讯员 郝黎俊)“这次走车,回来就明年了。”2019年12月31日18时53分,陕西安康开往府谷的k8204次列车从位于秦巴山麓发出,值乘警长、安康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55岁的卫志军笑着说。 田磊和客运员一起等待1003次列车驶出。 郝黎俊 摄   卫志军1990年从警,在乘警支队工作了20个年头。虽是跨年,却也是他岁月里平凡的一次值乘。从站台上到车厢里,卫志军依旧一丝不苟的巡视检查,历经沧桑的目光里是对每位旅客的问候、关切。3号车厢里,1岁的小佳玲跟着父亲从安康去西安的外婆家,被父亲抱着,在列车连接处看着车窗外的灯火手舞足蹈。老卫忙上前劝说孩子父亲,连接处风大孩子穿着少小心着凉。放假的小男孩杰杰跟着妈妈到西安玩,兴奋的他在车厢里跑来跑去,被劝说后回到座位。老卫问他今年多大了,孩子欢快地比划出一个“7”。元旦放假一天,k8204次列车上的旅客并不多。列车员开玩笑说,“老卫,你这趟车可以偷个懒了。”但卫志军还是不放心,从卧铺到硬座,16节车厢里他来回走了两遍。   与卫志军同行的是46岁的乘警高宏杰。前不久在一次值乘中他突然晕倒,休息了几天。刚康复又匆匆归队,和老卫一起搭班值乘。跨年夜里,卫志军值乘零点前的2019年,高宏杰值乘零点后的2020年。   “这是我入警后的第一次跨年。”站勤民警、27岁的新警田磊说。跨年夜里,镇安车站最晚的一趟列车是由宝鸡开往重庆的k1003次列车,23时42分从镇安车站始出。2019年进站接车,等旅客出站就是2020年的凌晨了。夜晚,秦岭的寒风料峭,只有四五个人乘车的站台上,田磊站得笔挺。(完) 【编辑:白嘉懿】